• <progress id="gwfeg"><tr id="gwfeg"></tr></progress>
    <li id="gwfeg"></li>
    <dl id="gwfeg"></dl>
  • <div id="gwfeg"></div>
  •  

    危楼

    第二十六章 梦寐以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会仰卧的猪 书名:危楼

        “陛下,葛尚书已经将市面上流传的假兵符全部销毁。”冯安向李禛汇报着最近京城的消息。

        “哼!这些难道不是他应该做的?,朕将他扶?#20384;?#21487;不是让他在兵部尚书这个位置上瞎坐着,解决些自己的麻烦还要朕表彰他不成?更何况真兵符还没有找回来,朕要不是现在需要些人手震慑其他朝臣,早将他从尚书的位置上撤下来了。”李禛恨恨道,因为兵符的事情,今日在朝堂上闹的沸沸扬扬,原本跟他不对付的老家伙拿这事要?#24432;?#33883;中书。

        “冯安,还有什么事?#20426;?#26446;禛?#34892;?#24515;烦意乱的问?#39304;?br />
        “回陛下,镇抚司卫敛大人今日收到消息,海无羡他们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想来今日就能到达。”冯安立马回?#39304;?br />
        “哦?这么快?卫敛怎么这么急着将他们召回来?宝藏的事查清楚了?#20426;?#26446;禛?#34892;?#24847;外。

        “据?#26469;?#20154;的消息,唐,蔡二人在逃往的路上被火药炸死了。白莲教的人并没有与二人接触,倒是海无羡在遇险后,行径忽隐忽现,大概暗中与二人接触过。七王爷的地盘上,老奴倒是不好安插探子,具体如何就不清楚了。”冯安?#34892;?#19981;安的回?#39304;?br />
        “?#28909;?#30333;莲教的人没有接触二人,就先不要管宝藏的事了,七叔再怎么?#34987;不?#22995;李。先叫镇抚司解决兵符的事,朕可不想让那帮老家伙将朕的人手拉下去。”李禛安排着说?#39304;?br />
        “诺。”

        “另外叫卫敛亲自追捕陆北?#21361;?#26080;论兵符在哪里,先将人抓回来。海无羡这人嘴巴严实的紧,如果真跟二人接触过,想来也问不出什么,随便叫卫敛给他的案子,暗?#20449;?#20154;跟着他。”李禛补充?#39304;?br />
        “诺。”

        “冯安,这些你吩咐其他人去通知卫敛,你与朕换身?#36335;?#21435;宫外走走。”李禛自小生长在宫中,遇到的同龄人无不对他敬畏,与他的关系也显得疏远,上次从危楼回?#35789;保?#36935;见的那个小姑娘对他的态度倒是挺令他感到新颖。寂寞的人总是容易轻易产生感情,他李禛也想交几个朋友。

        “陛下不可啊!”听到李禛的话语让冯安吓的赶紧跪下,上次在宫外李禛遇险的事,还没有让冯安缓过劲来,虽然只是蹭破了点皮,但伴君如伴虎,谁也不知道?#23454;?#20250;因为什么事发怒。

        “只是出去走走,你下去安排吧。”李禛的语气不容反驳。

        “诺。”冯安也没办法劝说,只能暗地里多?#23578;?#20154;手,在祈祷上次的事不会再发生。

        可能是上次的事情令冯安受到些启发,所以绝对不会让小?#23454;?#36208;向人多的地方,一路?#25103;氚部?#24847;保持着与小?#23454;?#30340;距离,暗中安排的侍卫也都距离不远,所以自从?#20351;?#21040;白虎街的路上,没有一个人能近李禛三?#34903;?#20869;。

        “公子想去何处?#20426;?#20911;安问向小?#23454;郟?#22240;为李禛好像不?#30772;?#24120;散心那般,似乎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完全没有闲逛的意图。

        “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就是随便逛逛。”李禛走到上次遇险的地方观望着,真奇怪,他记得上次碰见的小姑娘手里掕着一个篮筐,看样子就是附近的人,怎么今日就碰不到呢?

        掕着篮筐?看起来像是为店铺帮忙送东西的伙计。

        “冯安,附近有什么店铺会雇佣女子?#20426;?br />
        “回公子,大多都是些首饰脂粉丝绸类的店铺。”

        “那就去转转,江南新选进宫的妃嫔不就?#19981;?#36825;些?#20426;?br />
        “诺。”冯安遵从?#39304;?#33026;粉丝绸这类东西自有相应的管事出宫采?#28023;?#19981;过?#28909;?#20027;子高兴,冯安也不好扰了李禛的兴致。

        丁瑶总是丢三落四的,所以今日店里的伙计去给翠英楼的姑娘们送脂粉,自己一个人看管店铺。大多数来胭脂店的都是姑娘家,突然进来几个衣着华贵的人,倒是挺引人注目的,尤其是为首那个?#34892;?#30524;熟的公子哥。李禛也没想到随便进间铺子就能碰到。

        丁瑶虽然不待见那个受点皮外伤都要找大夫的娇贵公子,但来者是客还是笑脸相迎。

        ?#23433;?#30693;这位公子想为贵妇人挑选什么样的脂粉?#20426;?#19969;瑶问向李禛。

        “额...朕...真不知应该选哪个!”李禛?#34892;?#24908;乱,他怎么知道胭脂的种类?

        “那贵夫人?#19981;?#20160;么颜色?#21051;?#32418;与橘红?#20426;?#19969;瑶再次问?#39304;?br />
        “我想选个能将脸上的?#19997;?#36974;住的。”李禛开口打断丁瑶的介绍,他是来交朋友的,不是来学习搭配脂粉的。

        听到对?#25509;?#35848;及那个小?#19997;冢?#19969;瑶瞥了瞥嘴将几种姜色的脂粉介绍给李禛。李禛看着摆在面前的脂粉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的目的又不是为了来这里买胭脂。算了,顺便将?#33251;?#19978;的淡痕掩?#20146;?#21543;,省的那帮大臣总拿这?#19997;?#35828;事。

        “公子年纪轻轻,就知道用脸吓唬人了。”丁瑶看着李禛将脂粉擦的满脸都是,笑着说?#39304;?br />
        “公子!”冯安闻言赶紧上前替李禛整理面容。

        李禛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先出去,在门外等我。”

        “小掌柜可否能帮我拿柄铜镜。”交朋友主要就是靠交流嘛,有话题才方便交谈。

        “喏,给你”丁瑶递给李禛一柄小铜镜。

        李禛接过铜镜,一边整理面容一边跟着丁瑶交谈:小掌柜做脂粉生意肯定接触过不少姑娘,我?#19981;?#19968;个姑娘,不知道该如何接近,小掌柜可有什么方法?#20426;?br />
        “公子说笑了,看公子的装扮想来家境富裕,与?#19981;?#30340;姑娘直说就好了。”

        “我想要段?#30475;?#30340;感情,不想娶一个因为地位而嫁给我的。”李禛显的非常认真。

        “公子又说笑了,姑娘家?#19981;?#26377;身份地位的人不是挺好的嘛?如果她们只?#19981;?#25165;华横溢、相?#37096;?#32654;的,公子这样的人岂不是没有机会?#20426;?#19969;瑶也格外认真地说?#39304;?br />
        ....好想离开这里。真心感觉自己不该交朋友,这种感觉与书中说的“朋友”的感觉好像不符,李禛这样想到。

        “姑娘说的有道理,但是能不能凭借自身来打动对方的芳心?#20426;?#26446;禛违心的问?#39304;?br />
        “?#34892;?#20107;情不是努力就可以?#35851;?#30340;,?#24187;?#38108;板做的再好看,终究没有?#24187;?#37329;子招人?#19981;丁!?#19969;瑶继续向李禛劝解。

        好吧,不欢而散。李禛输的体无完肤。在李禛离开胭脂铺的时候,似乎是想将内?#38393;?#21319;起的无明之火发泄出来,一口气将店内所有脂粉购买一空。

        .....

        从琅琊郡赶回来的一行人在李禛回宫不久就入了京城,进城时,为首的铁梨花,其次是严崇与孟临冬并驾。海无羡由于在血狱待了六年,逃出来的时候也没有?#34892;?#20180;细关顾长安城的一切,所以现在的长安城与六年前略有变化。特意留在行伍的最后,想要看看长安城的变化。

        没办法,京城的水太深,杀害铁征沙的神秘人物还没?#26032;?#38754;,海无羡知道的情况有限。像上次傻乎乎的走进火药陷阱的事情令他还?#34892;?#21518;怕。行动缓慢能令他多些时间整理思路。

        与此同时,不远处有一队铁骑驶来,为首的正是镇抚司的卫敛,身后跟着朱照、陈傲两位捕头与七八位镇抚司差役。

        卫敛也发现了铁梨花一行人,他受到?#23454;?#20256;来的密令,前去秘密追拿大盗陆北?#21361;?#21629;大弟子李烛留守镇抚司,并安排从琅琊刚回来的一行人。卫敛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回京,随即卫敛的眼睛飘向?#28216;?#26368;后的海无羡。当年铁征沙建立血狱后连他都防着,血狱中的海无羡居然是铁征沙的人,他之前毫不知情。而且他也不知道铁征沙会不会对他动手,虽说铁征沙与他关系要好,但是从海无羡这件事情来看,他越来越看不懂铁征沙留下的后手。

        “?#26469;?#20154;!”铁梨花拱手向卫敛行礼,身后的严崇也拱手一?#23613;?br />
        “梨花,你们一行人先行回镇抚司,听从李烛的安排。”卫敛吩咐一声便驾马离去,并没有与他们多说什么,这次的行动刻不容缓。身后的?#28216;?#20063;疾驰的追去。

        “他们这么着急,跟师傅的计划有关?#20426;?#20005;崇?#24597;?#39532;速,跟海无羡小说说?#39304;?br />
        ?#23433;?#20250;,血狱的事情,师傅没跟卫敛提过。”海无羡同样小声回?#39304;?#38543;后看向孟临冬,对方自称知晓铁征沙的计划,但?#28216;?#36319;自己讲过什么跟计划有关的事情,而是像个普通管家那样跟着自己,这让他?#34892;?#19981;解。

        “你们俩个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20426;?#38081;梨花回身问道,对方一路上总是神神秘秘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我们在探讨一些问题。”海无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胡扯?#39304;?br />
        “什么问题?#20426;?#38081;梨花打定主意想要一问到?#20303;?br />
        “人们在得不到某样珍贵东西的时候,为什么都会费尽心思的想要抓到手中,但是真正拥有的时候,?#20174;?#23545;它不闻不问。”海无羡继续胡扯着。

        “什么意思?#20426;?#23545;海无羡说的话,铁梨花完全摸不着头脑。

        “?#20197;?#35762;你骑的这匹马。你知道有多少商人对它梦寐以求吗?你却一路在不停的鞭策着它。”海无羡痛心疾首?#39304;?br />
        “马!?马怎么了?不就是普通的?#22855;?#39532;吗?#20426;?#38590;道还是什么名驹不成?#21051;?#26792;花好奇的看向胯下的马。

        ?#20843;?#39034;拐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青欢唐枭神圣罗马帝国大唐岭南王无人突击队大唐之最强帝王没有字的信三国之薛?#20351;?#31216;霸天下观云抗日之神枪手曩霄传说灰之刃马上金羽陌上尘

    如果您?#19981;?请把《危楼第二十六章 梦寐以求?#20426;?/STRONG>,方便以后阅读危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危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 <progress id="gwfeg"><tr id="gwfeg"></tr></progress>
    <li id="gwfeg"></li>
    <dl id="gwfeg"></dl>
  • <div id="gwfeg"></div>
  • <progress id="gwfeg"><tr id="gwfeg"></tr></progress>
    <li id="gwfeg"></li>
    <dl id="gwfeg"></dl>
  • <div id="gwfeg"></div>